国社@四川|最后的收割

                                              ”上述太原市知识产权局负责人介绍,2020年太原市一方面建立了由市场监督管理局牵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市公安局等28家相关单位共同构成的“太原市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领导小组”,完善了知识产权快速协同工作机制;另一方面,不断健全知识产权案件行政调处机制,通过制定和实施《太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调解工作制度》等政策文件,规范了行政调解行为,为及时化解知识产权矛盾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提供了有力支撑。  据了解,2020年太原市还启动了市、县两级中国(山西)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分中心(工作站)的筹建工作,且中国(山西)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太原分中心和中国(山西)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太原分中心万柏林区工作站已获批设立,目前正在编制出台建设相应方案和制度。  一项项举措,一场场活动,汇聚力量,不断为太原市知识产权保护“加码”,为知识产权运营“筑基”。  紧抓机遇助推运营  中电科风华信息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半导体显示装备的制造企业,主要提供相关产品定制化服务。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馆长、艺术史学家宁克·巴克表示:有一部分梵高作品被私人收藏,但大部分都藏于博物馆中。这幅画作这样的情况很少。梵高作画是为了和别人一道欣赏,而如果这幅画作能够在一家博物馆展出让大家都看到,那就太棒了。报道表示,这幅画作是19世纪末蒙马特高地景象的一个珍贵见证。

                                                采访中,不少消费者都表示,由于一张或几张电影票涉及的金额并不多,退不了票通常都放弃维权。大多数会通过朋友圈等渠道转给别人,转不出去,一般也认栽。  商家:防止恶意刷票  记者走访北京回龙观一家影院时,工作人员称现场不退票,记者随即询问了缘由。  工作人员解释称:不退票是担心有人恶意刷票,刷票会造成预售期间票房大卖的假象,影响影院排片。“一场电影只要有一人买票,就无法更改电影的排期。

                                            国社@四川|最后的收割

                                              新华社成都9月21日电(记者吴光于)离开偏远、潮湿的拉木觉村3个月后,52岁的赵早日又回来了。

                                            正在火塘边睡觉的黑猫“啾啾”似乎感应到什么,猛地惊醒,连懒腰都没来得及伸就蹿出院门,一溜烟跑到村口。

                                              地处大凉山腹地的拉木觉村,是四川最后300个还未退出贫困序列的村之一,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氤氲在雾气里,庄稼的收成很少,58公里外的金阳县城仿佛另一个世界。

                                              深山往事  赵早日回老家是为了收割地里的庄稼,看看他的羊儿和已经20岁的老猫。 离开这里3个月了,有点恍如隔世。   20世纪30年代,赵早日的爷爷从云南昭通搬到这个大凉山腹地的彝族村寨,为子孙找到一片容身的土地,却没能摆脱贫穷。

                                              赵早日小学时成绩很好,读书的梦想却在母亲病倒那年戛然而止。 他11岁时已开始下地干活,13岁第一次赶牛犁地,犁头太重,怎么使劲也抬不起……哥哥和弟弟一直读书,后来都有了出息,只有他终日与大山为伴。   如今,荞麦已被早几天回来的妻子曲么木土火收割得差不多了,地里还有一些土豆。 一锄一锄地挖下去,一个一个地捡到箩筐里,他们一前一后地忙活着。

                                            相守32年,春华秋实在他们的额头上留下深深的印记。   赵早日说,妻子年轻时美得像朵索玛花,婚礼那天她穿着美丽的百褶裙,胸前还挂着一支口弦——那是大凉山的青年男女弹拨给心爱的人的小乐器。 但自从嫁过来,她就很少有机会用它拨出动人的旋律了。

                                            他们几乎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干活:放羊,喂猪,种地……孩子一个个出生,地里却变不出更多收成。 她的一双大手厚实而粗糙,布满经年劳作留下的伤痕。   他们的身后,是凉山万尚未脱贫的父老乡亲。

                                            千百年来,贫困犹如一根生锈的铁索,紧紧绑缚着这片土地。

                                            高山、深谷、平原、盆地、丘陵相互交错,耕地主要分布在丘陵、低山、中山山麓的缓坡地带,高稳产田地人均很少。

                                            玉米、土豆、荞麦、燕麦艰难养活着一代代凉山人。   赵早日还记得他第一次下山——走了6个多小时山路,远远望着那些从楼房里走出来的人,那么气派,再看看自己,衣衫褴褛、满腿是泥,他既羡慕又心酸:“这辈子我是注定要吃苦了,但我的孩子不能再像这样。

                                            ”这些年,夫妻俩节衣缩食,把孩子们都送进了学校。   山民进城  过去20多年,有11户人离开了拉木觉村。

                                            赵早日何尝不想走呢?但他无法丢下妻儿。 贫穷像一根刺,将他牢牢钉在大山里。 他羡慕城里兄弟们的生活,却也早已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直到去年,他听到一个新词——易地扶贫搬迁。 “搬到城里去住新房子,国家出钱!”他不敢相信,直到他跑到70多公里外的马依足乡,亲眼看到正在修建的“千户彝寨”,他信了。   一大片建在半山坡地上的新房与县城隔江相望,就连县城最好的居民小区也没有它气派。 连接两岸的跨江大桥已近竣工。

                                            “搬到这里,我们就是城里人了。 ”他迫不及待地告诉妻子。

                                              今年6月2日,赵早日搬家了。 妻子一辈子没出过远门,坐车晕了一路,可一到新家,什么难受都忘了。 140平方米的新居有三个卧室和一个大露台,燃气灶、热水器,都是他们过去从没用过的东西。

                                            县里还送来电视机、洗衣机和1000元的家具购置补贴。 搬家头几天,赵早日醒来时总要掐自己两下。

                                            “这么大的房子,自己只花了两万元,梦里都不敢想啊。 ”  每天夜里社区的居民们都会围在广场上跳达体舞。

                                            翩翩起舞的妻子虽已老去,笑容中却有小女孩般的光彩。 刚刚过去的暑假里,孩子们第一次在家里的书桌前复习功课。

                                            老赵给自己买了部智能手机,学会了用微信。   过去5年,凉山州有万像赵早日这样的人,通过易地扶贫搬迁告别“山头”搬进“城头”。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位移,而是一场命运的突围,更是一场社会的变革。

                                            认同、接受、适应新身份,无法一蹴而就。

                                            对于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老家的土地仍是安身立命的根。 为此,政府保留了他们在原住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也保留了部分生产用房,方便有意愿的人轮流返乡搞种养。

                                            原住地则纷纷成立专业合作社,鼓励搬迁户流转土地入股。   拉木觉村从去年开始搞起了养殖土鸡、鹅、山羊的合作社,村集体截至目前收入已达到15万元。

                                            这个零的突破让农民变成了股东,让撂荒的土地重获了生机。

                                              “干脆把羊拿去入股吧,等土豆挖完就不种地了。 ”赵早日和妻子商量。 做出这样的决定,他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在东山社区,政府为每户搬迁户提供3000元的产业奖补和万元的低息贷款,鼓励他们入股专业合作社。

                                            社区成立了运输公司、建材公司,优先保障搬迁户就业。 社区还成立了8个党小组,憨厚的赵早日被大家推选为第五党小组组长,上任后每个月能拿到1000多元补贴。

                                            妻子也参加了社区的彝绣合作社,绣一双袜子挣17块钱,手脚麻利的她一天绣五六双不成问题。

                                            “将来你挣的钱我俩花,我挣的钱就供孩子们上学。 再干几年,等孩子们都大学毕业了我们就能享福了。

                                            ”妻子点着头,赵早日的眼里放着光。

                                              最后的告别  入秋,从金阳到昭觉,再到更远的布拖、普格、喜德……大凉山一个个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里,青壮年们锁好新居的家门,奔向老家,奔向地里的收成。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最后一场秋收。

                                            新家园旁边建起了工厂,去往长三角、珠三角的劳务输送专车带着年轻人的梦想去向远方。   回到拉木觉村的第三天,快挖完土豆了。 山岗上传来“咩咩”的羊叫,它们似乎也嗅到了离别,穿过浓雾来找主人。

                                            赵早日跟它们嘀咕了很久:“我是舍不得你们啊,但人总要往前走吧。 ”  “以后再回来就是看父母,看它们和猫猫。 ”老赵打算把地租给邻居,自己再也不种了。

                                              下山前的那天夜里,火塘边的妻子突然拨起了口弦,当大伙一起鼓掌的时候,她笑得像个小女孩。

                                            赵早日把“啾啾”搂在怀里,摸了又摸。

                                            “它老了,去新地方会不习惯的,就留在这里陪着父母吧。 ”  9月5日,赵早日下山了。 装好200多斤土豆和700来斤荞麦,挥别他生活52年的村庄,坐上村党支部书记的皮卡车向着马依足进发了。

                                              这条漫长而曲折的路上,年少的他曾含着泪,目送哥哥、弟弟走出大山;成为父亲后,看着孩子越走越远。 今天,他要沿着它,去往新家园,开启新生活。 (完)。

                                            国社@四川|最后的收割

                                              2020年,香港市民评选出的年度汉字是“安”。这恰恰说明,经历了“黑暴”肆虐、生计停摆,忍受过议员“拉布”和“揽炒派”乱港,香港社会已形成广泛共识:如果不能摆脱“泛政治化”的漩涡,彻底走出争拗和撕裂,香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希望就注定破灭;如果不能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决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香港繁荣稳定、港人安居乐业的基础就难以牢固。全国人大作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连续两年审议涉港重要议题。

                                              听证会上,安全专家对于手机扫码支付发射的功率可能引发射频火花进行了分析,通讯专家对于手机四种不同场景下的等效平面波功率密度(W/㎡)进行了说明,法律专家对于行政机关履职的法律依据进行了阐释。

                                            国社@四川|最后的收割